今天的letia依旧想要独占qrow的呀

rwby/wow/萝魔/吃货多圈混咂。

卡莲娜三
没有署名,真是封奇怪的信。
卡莲娜猜想这封信应该是这次宴会的主人放置的吧,这个宴会在上层贵族之中议论纷纷,明明收到邀请函的人有很多却为什么只有自己一辆马车?
可是如果已经迟了,车夫也不会把她送过来。
卡莲娜从包裹中要出一本关于魔法的书,看了起来,微微泛黄的书页彰显着它的历史。
马车越往前走,就越觉得车内草药的香气越浓烈,这药草叫什么来着?魔皇草?不知道。马车越来越热了起来,难道是某种宝石?为了降温,她先将背在背上的法杖解了下来,再把披风脱掉。这么做凉快了不少,但昏昏欲睡的感觉丝毫没有消失,疲惫不已之时,她感觉车子猛地震了一下,随后便传来了蜘蛛的嘶嘶声,卡莲娜好奇的下车看了看,没什么,只是压碎了一窝蜘蛛卵。
等等----蜘蛛卵不会鸣叫!卡莲娜反应过来,转身看见一只提醒庞大的蜘蛛正虎视眈眈的看着她,卡莲娜开始害怕,右手身上背后---背后空空如也!无数中逃离的方法从脑海中浮现,却又被一一否认。
慌乱之中,只看见车夫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咒骂一句,支起一个真言术盾,因为没有法杖的支持所以威力减弱了不少,但神圣的光辉仍令蛛母小心的后退了两步,用锋利的爪子试探着攻击,护盾的光辉顿时减弱不少,卡莲娜清楚的知道护盾最多只能承受两下这样的攻击,蜘蛛喷出毒液,卡莲娜急忙往后腿,地上的小石子险些令她摔倒,而她也已经被蜘蛛逼到了绝路,在往后退一步就是相隔约380米的河流。
要死了吗?她想。
本文不含任何玛丽苏成分 谢谢。

卡莲娜二
但---路边的牌子写着“危险!快回去”
卡莲娜从窗外的荒凉中悻悻地回过头来,手指互相交错着搭拢。
她回过神来,车内药草的香气定了心神,以魔纹布为帘的窗户衬出主人的豪迈,后座以火魔法石使得整个空间温暖不已,不像其它马车一样,虽然同为华丽格局,却一点也不显得拥挤。
手边是用猫眼石点缀的永不离身的法杖,刻有暴风城皇家的标志,金色与蓝色交相辉映。坐垫用暗金纺织而成,衬出其的名贵,小茶几上的点心一直被火焰烘烤以保持最好的口感,入口即化,带有浓郁的奶油和蜂蜜味道。来自荆棘谷的红茶略带涩味却唇齿留香,马车上帘子有着提瑞斯法林地的标志,风吹起了卡莲娜的发丝,却令她有一种恐惧的感觉----就像是被人盯住了一样。
一套华丽的裙子正放在坐垫上,伸手将其打开,一套便是连公爵夫人也会羡慕无比的美丽衣裳向她招手诱惑;胸前红宝石切割而成的玫瑰发出耀眼的光芒,袖子和手套还贴心的加入了火焰之心来为主人保暖,珍贵的银狐皮披肩柔软而美丽,整套衣服从华丽的金黄色为主色调,证令卡莲娜惊叹不已时,手边出现了一封短信.好似它本身就在那儿似的:
“非常期待能穿着这身衣服的您,一定是非常美丽的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至卡莲娜.乌瑞恩小姐”
…………我有半年多没更了吧……第一章劳翻我的历史……

今天才知道男德莱尼的舞蹈是我在东北玩泥巴……

内容分别为:我要一拳打爆死亡之翼的头。
世界缩小器的妙用。
世界末日来了在三个妹子和一个血基佬之中我选血基佬。
阿古斯的倒影。

我打遍了天下如今只想和你一双人加两条狗♡

英雄。
什么是英雄?
这个问题曾困扰了年幼的丽丽许久。
当她看见风尘仆仆的从的陈叔叔,听他讲述潘达利亚的奇闻异事,人文风情,她幼稚的以为,那就是英雄,在一堆年幼的熊猫人之中,他就是那样的一个博学者,是世界的讲述者。
她也想成为这样的英雄。
于是她向父亲提出要与陈同行,却被无情的拒绝。“你还太小”陈摸了摸她的头“等你有能力保护自己时,再跟着我”。
她懵懂的点头。
稍大些时,她学会了WS的基本攻击与治疗手段
,便倔强的和陈一同出发。
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离别,她也懂得了很多事,英雄,不是那些会讲故事的人,而是能保护他人的人,力量,也许不是成为英雄的必要因素,但是却是主要因素。
好几次差点死在魔古或螳螂妖的手下,即使是陈也不能护她完好。
在野外露营,看着燃烧的篝火,丽丽也有些疲倦,就在篝火旁睡着了。那个梦里只有她一个人,孤独地在路上走,伴着清冷的月光。突然其来的恶魔将她吞噬,伴着无助的哭喊---
在那之后,她懂得了弱小在这个世界上是很难活下去的,于是便努力变得强大。
但是她逐渐发现治疗多于战斗适合自己,也许自己真的成不了所希望的英雄了,她想。
再后来,恶魔入侵,她也随大宗师参与战斗,大宗师负责战斗,她负责治疗。
“我知道你需要什么”那双明媚的眸子总带着笑意。
当众人欢呼大宗师又解决了一次威胁时,她漠然的坐在一边,早已习以为常。
“你也是个英雄。”她惊异地抬头,“你也拯救了他们的性命。”大宗师认真的说。
“好吧。”丽丽笑了,两条小腿在无橙寺的台阶上晃荡,微微抬头,看着天空(真的不是45度角)
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英雄。”
----也不知道写了啥。感觉自己废了。(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328!)

突然想写瓦格里x希尔瓦娜斯